首页 > 平台动态 > 基金业现扎堆式卸任 固收老兵、权益头牌齐上榜

基金业现扎堆式卸任 固收老兵、权益头牌齐上榜

2019-01-11 23:04:51|浏览量:793|

基金业现扎堆式卸任 固收老兵、权益头牌齐上榜

新年伊始,基金经理的人事变化牵动着投资者的心。

 

目前已有47只基金发布了基金经理卸任公告,较往年同期增幅明显,其中过半是权益类产品。业内人士分析称,“扎堆式”卸任现象的出现,与部分基金经理2018年业绩不佳不无关系。

 

基金经理新年“扎堆式”卸任

 

进入2019年,公募基金产品出现“掌舵人”扎堆式卸任情况。

 

华尔街见闻根据基金公告统计,截至1月11日,新年以来,已有47只基金发布了基金经理卸任公告,较往年同期增幅明显。值得注意的是,26只是权益类产品(包括股基、偏股混合、股债平衡),余下21只是固收类产品(包括3只货基和18只债基)。

 

基金业现“扎堆式”卸任 固收老兵、权益头牌齐上榜1

 

若基金原本仅由一位基金经理管理,在基金经理卸任后,基金公司会提前物色好替代人选,如中银润利混合;若基金原本由两位及以上基金经理管理,基金公司有继续补聘的,也有不补聘的。

 

2018年业绩差引发蝴蝶效应

 

即便基金公告对“卸任原因”有所阐述,却多为诸如“工作需要”、“业务调整”、“另有工作安排”此类宽泛之词。

 

天风证券研究发现,基金经理更换的原因主要可分为两个方面:

 

第一,基金经理业绩排名不佳而被淘汰。公募基金往往面临较重的投资者赎回压力,基金公司非常注重短期业绩表现以及相对排名,而且基金经理的试错成本相当高,一旦业绩不佳,更换基金经理往往成为了基金公司的选择。

 

第二,业绩排名靠前的基金经理也有一定的流动性。国内基金经理数量很多,但业绩排名持续好的却很少,优秀基金经理往往是各家基金公司争抢的“香饽饽”。同时,表现好的基金经理也有可能在公司内部得到提拔,包括升职到管理层、转而管理规模更大的基金。也有基金经理离开公司去私募或者创业公司。

 

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2018年度,上述26只权益类产品的平均收益率为-13.05%,其中11只产品在2018年亏损超过20%,东方主题精选混合甚至亏损34.74%。业内人士分析,部分基金经理去年业绩不佳或是人事调整的一个重要原因。

 

“固收大佬”新年减负

 

2018年,权益类基金低迷,债券基金显得出类拔萃,上述18只债基去年平均取得3.8%的收益率。在18只债基的掌舵人调整中,鹏扬基金杨爱斌显得尤为耀眼。

 

鹏扬利泽债基自2017年6月成立以来,杨爱斌一直亲自管理该基金。成立19个月,该基金的A/C份额分别取得了7.31%、6.89%的收益,规模也水涨船高,从最初的不足18亿元,涨至目前的超110亿元。

 

在基金经理这层身份之外,杨爱斌身上最重要的标签莫过于鹏扬基金总经理。鹏扬基金是业内首家“私转公”基金公司,其身上流淌着浓稠的固收血液。

 

而在公募基金业,总经理亲自挂帅旗下基金的案例并不多,杨爱斌却多是亲力亲为。在卸任鹏扬利泽债的基金经理后,其还保留着鹏扬汇利债、鹏扬泓利债的基金经理职务。此次杨爱斌卸任鹏扬利泽债基的基金经理,或是出于主动肩负。

 

安信基金明星经理卸任

 

众所周知,基金经理是基金公司的“核心财产”。于单只基金产品而言,更换基金经理可能会使基金的业绩、风险、选股和择时能力等多方面发生显著变化,这必然会影响到投资者的利益。这在明星基金经理身上体现得尤为明显。

 

现任安信基金权益投资部总经理的陈一峰,确实是安信基金投研的典型人物,长期业绩也可圈可点。安信价值精选股票成立于2014年4月,陈一峰一直单独管理至今,成立以来的总收益高达123%。2018年刚过,陈一峰就卸任了安信合作创新的基金经理职务,于投资者而言,略显突然。事实上,早在2017年12月,安信合作创新就增聘了谭珏娜为基金经理,之后的一年时间里,该基金由陈一峰、张明、谭珏娜三位共同管理。

基金业现“扎堆式”卸任 固收老兵、权益头牌齐上榜2

 

在安信合作创新上,陈一峰的任职回报是-3.34%,卸任意味着其不再有扭亏为盈的机会。值得注意的是,张明、谭珏娜担任基金经理年限均不足2年。在陈一峰卸任后,未来安信合作创新的长期业绩也有待考验。

 

 


文章标签: 基金 经理 卸任 业绩 也有
本网所发布资讯来源网络,仅属作者个人主观观点,与本网无关。
 

专栏合作

欢迎您浏览龙基金官网,有关资讯合作,投稿或其他疑问请联系 QQ:2698491281

开通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