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观点 > 一管多凸显负效应 东方基金忙为两老将减负

一管多凸显负效应 东方基金忙为两老将减负

2018-08-20 11:36:06|浏览量:31

一管多凸显负效应 东方基金忙为两老将减负

《号外财经》文/高伟《号外财经》文/高伟

  《号外财经》发现,在基金行业,基金经理“一管多”比较普遍,随着仅近几年公募基金产品数量增速显著,相应产品管理人才培养明显滞后。不过,每位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特定的研究领域和投资风格,同一个人管理不同类型的基金,要么这位基金经理真全能,要么是“被全能”。在人才匮乏的基金业,不少中小基金公司置投资业绩不顾,让基金经理一肩挑多担。

  这不,终于有基金公司意识到“一管多”问题的严重性了,开始为基金经理“减压”。

  8月17日,东方基金公告,旗下三只产品基金经理变更。其中,东方成长收益平衡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东方价值挖掘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发布公告,基金经理王然因公司业务需要不再管理以上两只基金,离任日期2018年8月17日,东方成长收益将由姚航、郭瑞管理,东方价值挖掘将由张玉坤管理。东方支柱产业基金经理朱晓栋因公司业务调整离任,由蒋茜单独管理该产品。

  《号外财经》注意到,东方基金此次涉及的两名基金经理均是“老将”。公开资料显示,王然曾任益民基金交通运输、纺织服装、轻工制造行业研究员,2010年4月加盟东方基金,曾任权益投资部交通运输、纺织服装、商业零售行业研究员。2015年4月30日开始任职基金经理,累计任职时间已有3年又112天。除了上述两只基金外,在今年6月27日卸任东方合家保本混合基金。也就是说,东方基金在短短两个月,为她肩负了三只基金。

  实际上,王然至今还在管理着8只基金,今年以来全部亏损。其中,东方新思路混合A、东方新思路混合C年内业绩分别为-16.46%、-16.65%,业绩排名分别为1965/2611、1981/2611;东方策略成长年内业绩为-13.77%,业内排名1653/2611。刚刚卸任的东方价值挖掘灵活配置混合、东方成长收益平衡混合年内业绩分别为-9.71%、-3.54%,均处于中游水平。

  朱晓栋于2009年12月加盟东方基金,曾任研究部金融行业、固定收益研究、食品饮料行业、建筑建材行业研究员。2013年1月23日开始任职基金经理,累计任职时间已有5年又209天。除了上述卸任的东方支柱产业基金外,在今年1月24日卸任东方区域发展混合基金、东方核心动力混合基金,在今年7月20日卸任东方安心收益、东方精选(400003,基金吧)混合。也就是说,东方基金在年内,为她肩负了5只基金。刚刚卸任的东方支柱产业基金年内回报率为-20.27%,业绩排名为2313/2611。

  即便肩负5只基金,朱晓栋目前还管理着8只基金,且今年以来6只亏损。其中,东方龙(400001,基金吧)混合年内回报率低至-21.63%,业绩排名为2394/2611;东方鼎新灵活配置混合A年内回报率低至-16.22%,业绩排名为1941/2611;东方鼎新灵活配置混合C、东方新策略灵活配置混合A年内回报分别为-15.15%、-10.76%,业绩排名分别为1803/2611、1378/2611。即,有一半基金业绩排名同类后半营。

  “假若是固定收益类产品,基金经理一管多有情可原,毕竟基金经理操作空间不大,业绩影响也不会太大。但如果是权益类产品就不同了,一管多将严重分散基金经理的精力,直接冲击回报率。”北京一基金分析师表示,“每个基金经理都有自己特定的研究领域和投资风格,如果同一个人管理不同类型的基金多是‘被全能’。”

  《号外财经》通过对比管理的基金业绩发现,东方基金两“老将”王然和朱晓栋已经明显“被全能”,管理产品业绩明显分化已经让“老将”力不从心。虽然不断为其减负,但一管8只基金还是有明显压力。精力的严重透支依然存在两位基金经理。换句话说,东方旗下两位“老将”直管的16只基金,业绩改善预期不会太大。

文章标签: 基金 经理 业绩 混合 卸任
本网所发布资讯来源网络,仅属作者个人主观观点,与本网无关。
 

专栏合作

欢迎您浏览龙基金官网,有关资讯合作,投稿或其他疑问请联系 QQ:2698491281

专栏作者申请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