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观点 > 她在最穷的时候选择裸贷,在抑郁的时候选择自杀

她在最穷的时候选择裸贷,在抑郁的时候选择自杀

2018-11-09 12:07:13|浏览量:626

她在最穷的时候选择裸贷,在抑郁的时候选择自杀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一本黑(ID:darkinsider),作者:曾曾 。虎嗅网获授权转载。


一本黑在跟进“裸贷”的时候发现,许多还不起债的姑娘,会选择自杀这般极端手段来解决。


法国哲学家伯格森曾说过:“虚荣心是很难说的一种罪行,一切恶性都围绕虚荣心而生,都不过是满足虚荣心的人的手段。”


本应在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的年纪,却走上了裸贷这般万劫不复的道路。


两年前的杨子,也深陷在这般沼泽当中。裸贷不仅让她背负上巨额欠债,更是让她患上抑郁症。熬过那段最黑暗的日子,慢慢走入新生活的杨子向我娓娓道来。


1


我是单亲家庭,爸爸在我高一的时候心梗去世了。那个时候,爸爸做手术花了很多钱,他死后,还留下了一屁股的债。妈妈未曾改嫁,是她一个人把我拉扯大的。


考上大学那一年,她是东拼西凑才将我从我们那个县城送了出来。


在上大学之前,我从未接触过化妆。我原本以为,我会好好读完书,再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把我妈接过来报答她的。


大学里,攀比的心理无处不在。好看的女孩子,总是会有很多追求者。我有一个室友李XX,她家里条件很好。她本人是属于那种不大好看的,皮肤也是偏黑的那种。但不是特别黑,可是在化了妆之后,整个人跟变了一样,皮肤又白眼睛又大。而且她总是有用不完的化妆品、包包和最时尚的新款手机。


是的,我很羡慕她。羡慕到内心生出校园贷的邪恶种子,而这颗种子正在慢慢发芽生长。


杨子在说这段话的时候,我有注意到她一直在摸着水杯不停的转动,眼神有些空洞,若有所思。


她在最穷的时候选择裸贷,在抑郁的时候选择自杀


2


学校里其实有很多贴着贷款之类的信息条,我是在学校门口的报刊亭那看见的。


我按照上面留下的电话给他们拨打了过去,是一个男人接的,他问了我一些基本情况后,告诉我拿着身份证去一个地方找个人就可以了。


当时的我很开心,我从来不知道,借钱如此简单。只要带着身份证,就可以借钱了。


我按照地址,找到那个电话里所说的地方。


一个剃着平头,穿着黑色短袖的男子靠在楼下铁门抽烟,而他的样子就像电影里那些刚从监狱里走出来的人一样。


他看到我之后问我是不是杨XX,我紧张的点了点头。


他说唤他豪哥便可,说完他就丢下手中的还未燃烧完的烟头用脚撵了两下,用手往前指了指大概的方向,接着带我走进一个小楼房里。


途中他告诉我,根据我的家庭情况,最多只能借给我1万块钱,按照30%的利息归还。


当时我并没有想过,这个钱,我能不能还得起,自始至终我想的都是拿到这笔钱改如何去消费它。


就这么一路跟着他来到了一个一室一厅的房子,还未进门,我便闻到了一股很浓烈的烟味和槟榔味。


走进屋,我发现屋里还坐着两个人,一男一女,桌上乱糟糟的,有啤酒瓶、有吃剩的方便面,还有几张类似合同的东西。


我和豪哥的到来,似乎并没有影响到他们。


豪哥进屋就往桌子那边走,走到桌子那的时候,我发现墙角有一个摄像头。很快,他拿了一个相机过来,告诉我,拿着相机去里面的房间,把衣服脱光了,拿着身份证拍几张照片和视频就可以了。


她在最穷的时候选择裸贷,在抑郁的时候选择自杀


我当时有点退缩,可他向我保证,这些照片是不会流传出去的,并且在我还钱之后会当着我面的进行删除。


杨子突然冷笑了一声说道,我当时是真的很蠢,怎么会相信一个放贷款人的话呢。


听完豪哥说的话,我开始有些害怕,从未经历过这些事的我,那一下非常忐忑,心砰砰直跳,尽管他一直给我打包票。


可能看到我有些打退堂鼓,他开始凶起来,还一直催我,问我究竟是不是来借钱的,要借就借,不是每个贷款的都像他们这么轻松,只要拍拍照就可以拿到钱。


说罢,便示意另外一个男的拿钱出来,当一叠红艳艳的百元大钞在我面前晃动时,我所有一切的不安和忐忑都屈服在金钱的诱惑下。


说完这段话,杨子将水杯里的水一口气喝完,又给自己倒了第二杯。


按照他们的要求,我紧张的走到那个房间,房间是封闭的,除了一个凳子,什么都没有。我关上门,将衣服和裤子脱下扔在凳子上,拍了视频和照片,弄完穿好衣服打开门发现小平就站在门口,他直接从我手中拿了相机给坐在那的女人,女人拿着相机翻看了一会,然后抬头看了我一眼,转头向豪哥点了点头。


他随后把钱交给我,但只有7000块,说剩下的3000块是利息,按照规定时间还即可。


拿到钱欣喜若狂的我,哪还在意这些。


可我没想到这是我噩梦的开始。


她在最穷的时候选择裸贷,在抑郁的时候选择自杀


3


7000块钱很快就被我花光,快到规定的时候还款,可我根本没有钱来还债。豪哥给我打了好多个电话我也不敢接,后面,我收到他给我发的短信,他说,如果我敢玩失踪,他就把我的裸照和视频发给我妈,还贴到学校里面去。


杨子忽然握紧水杯,声音听起来有些抖。


我被他吓的不轻,不停求他再给我一点期限。可他们哪里会有人性。只有冷冷的一句,后天在不还钱,你就等着瞧吧。说罢,还附上我的一张裸照。


之后,每隔一小时,我就会收到这样的消息。看着威胁信息和自己的裸照,当时我整个人都要被逼疯了。


我不敢告诉我妈,我很难想象她知道后会怎样。我准备向李XX借钱,希望她能帮帮我。可是,她却拒绝了我。


她说自己也没有那么多钱,我觉得她是看不起我,看不起我穷。于是,我想到了偷。


我别无选择。


“那最后呢,你偷到了吗?”看她突然停下来,我紧接着问。


没有,被她发现了,她告诉老师,我受到了处分。


没有钱,无时无刻都能看到威胁短信和自己那张羞耻的裸照,没有办法,我真的很崩溃......我不敢告诉我妈,我觉得很羞愧,我没有脸再面对她。


我每天都活在这样无尽的痛苦里,我甚至想去死,这样便可一了百了。就这样,我用刮眉刀在手上留下了许多条印子。


她在最穷的时候选择裸贷,在抑郁的时候选择自杀


后面还是被我妈发现了,借贷那些人将信息发给了她,因为未按规定时间还钱,到最后连本带利要还5万多。


我妈打电话来质问我时,我一直哭。最后是把家里的房子卖了,才还上了钱。我不知道,我妈那个时候身体已经很差了。


杨子突然有些哽咽。她微微的调整坐姿,揉了揉眼,可我还是看到她的眼眶有些红。我打开包,拿出纸巾递给她,她挥手说不用,想了一下,却还是接过去捏在手中。


因为这件事,我患上抑郁症,妈妈帮我申请休学,将我带了回去。


回到家,我妈把我打了一顿,她的恨铁不成钢,她一切的伤心都包含在藤鞭里,我被抽的伤痕累累。


我愧疚,我想死,我没有脸去面对我妈。


当初,我很喜欢绘画。可渐渐的我对任何事情都失去了兴趣,曾经很想去做的事情,现在都不愿再去做了。


有时候,失眠整夜都睡不着,想去药房买安眠药,可是药房说是处方药,没有卖给我。


我也曾无数次做梦,梦见自己从顶楼一跃而下,然后就什么痛苦也没有了。每当这时,我就会从梦境中醒来,身边却是无边无际的黑暗。


她在最穷的时候选择裸贷,在抑郁的时候选择自杀


我感受到身体里仿佛有一个巨大的黑洞,黑洞一直吞噬着我。有时候我折磨自己的身体,只希望让自己的精神好受一些。


妈妈一直都不知道我的病有这么严重。我记得,某一天,我发了一条微博,我说活着好累,我要去死。然后有人私信我说,要不要一起,还分享了自杀攻略给我,并拉我入了一个自杀群。


我发现,自杀群里很奇怪,不停的有人教唆和怂恿,宣扬死亡是多么的崇高,还有各种的自杀攻略,进了这个群,好像是,你不敢死,是一种耻辱。


而且我个人感觉,其实不是每个人都真正的那么想死吧,但是在他们的怂恿和教唆下,他们却选择走上了这条路。


她在最穷的时候选择裸贷,在抑郁的时候选择自杀


4


她说完这番话,我便想起了微博上有一个很出名的抑郁症自杀患者“走饭”,我问她知不知道。


我知道,记得有一次,有一个人给我私信,问我知不知道走饭。他说我给他的感觉很像曾经的走饭,并尝试着安慰我。我没有回复他。


我有去看过走饭的微博,她的最后一条微博留言里,也有许多想不开的人,我也看到了很多不理解还有骂我们傻的人。


我想说的是,那些说别人自杀很傻的人,是因为你们从未有过那种生不如死的绝望。


在经历过人生最不辛的一些事后,生,看起来像生离死别四个字里最欢喜的字。然而,大概没有人知道,对于我们而言,这个生,是痛不欲生的生,生不如死的生。


杨子风轻云淡的说出这句让我很诧异的话,的确,这不是每个人能有的体会。


5


突然,杨子的手机响起来打断了她的说话。


她从包里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她站起来,指了指手机,眼神跟我示意着,抱歉,我要去接个电话。


我看着杨子走到门口,她不停的走来走去,视线偶尔会往我这瞄一下,嘴角挂着无可奈何的笑意。我微笑着点头示意告诉她,没有关系。


过了一会她进来了,苦笑着说:“不好意思,刚是我妈。”


“阿姨还好吗?”


“嗯,她去年年底刚切了子宫,手术前后一直都是我陪着她。康复的还不错。”


后续


没有写杨子是怎么过来的,是因为杨子说没有必要说下去了。有一些回忆,她不想再去想起。


对于当下,她说,我记得白夜行里有一段话,描述我现在的世界再贴切不过了。


“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总是黑夜,但并不暗。 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 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 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


可能对于扬子来说,某种程度上是极端了些,但这并不是可以一概而论的道德审判,不管是面对贫穷也好,无奈也罢,基于某种环境下的选择。


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感同身受的。

文章标签: 校园贷 裸贷 行业观点
本网所发布资讯来源网络,仅属作者个人主观观点,与本网无关。
 

专栏合作

欢迎您浏览龙基金官网,有关资讯合作,投稿或其他疑问请联系 QQ:2698491281

专栏作者申请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