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观点 > 起底机场追星产业链 60元就可以买到明星身份证号

起底机场追星产业链 60元就可以买到明星身份证号

2018-11-09 12:06:36|浏览量:434

起底机场追星产业链 60元就可以买到明星身份证号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华夏时报(ID:chinatimes),作者: 徐芸茜 侯金慧 (实习生)。虎嗅网获授权转载。


7月,一份民航局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在网络上曝光,引发广泛讨论:机场追星?粉丝们是做什么了?竟然夸张到惊动民航局吗?


其实,机场追星在今天已不算新鲜事。


起底机场追星产业链:60元就可以买到明星身份证号


记者调查发现,从信息售卖到刷关代拍,从设备租赁到印刷贩卖,一整条完整的机场追星产业链已然形成。


在调查中,一贩卖明星信息的“黄牛”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他(国内某青年男演员)的身份证号60(元),你这个订单满50(元)了,我可以教你用身份证号查他航班信息的方法,很划算的。学会了就不用次次花钱买了。”明星证件信息竟只要数十元就能买到。


8月5日,本报记者前往首都国际机场,体验了一次机场追星的“送机”流程。


假定“偶像”乘坐的航班于17时起飞,记者购买了18时飞离的某航班机票,并于15时到达机场。


在机场停留到16时30分,预计“偶像”已登机后,退票离开。


因使用了某航旅app,扫电子登机牌实现进关,整个退票程序简便快捷,退票费79元。


算上往返机场的交通费60元,和购买航班信息可能需要的数十元,本次“送机”的必要花费不超过200元。


卖“信息”为生的黄牛,出乎意料的神通广大


“接送机算是比较经济实惠的追星方式了吧。可以看见真人,有时候还可以离得很近甚至聊几句。


其他途径也有,一些活动啊、发布会啊,但是粉丝名额都不多,黄牛票又经常贵得离谱。


所以通过接送机和偶像接触这件事肯定是有需求的。“我在北京嘛,‘追星圣地’不是白叫的,机会还比较多。当初以为见过一两次就会知足了,但是后来发现这个会上瘾的。成本也不算高,我是觉得很值。”喜欢国内一位青年男演员、参与过多次接送机的追星族小贝,对本报记者这样说。


那么,明星的航班信息又是如何被粉丝得知的?有一部分是明星的经纪公司主动告知的,他们会和粉丝后援会这类官方组织保持良好的沟通,提前告知他们明星的行程信息,方便粉丝组织应援。


各个经纪公司情况不同,每个艺人的定位也不同,有些并不会主动告知,进行这种经营。


不过,粉丝仍然有办法知道。而途径,就是让众多追星族又爱又恨的“黄牛”。


在今天,“黄牛”已经不仅仅限于倒卖各种票据,“信息”也成了商品,如明星的航班信息、各种证件号,甚至“吃鸡”(当前火爆的某游戏别称)id都可以打包贩卖。


在微博搜索栏输入明星名字和“航班”二字,很多条相关博文会出现,上面写着一些基本信息,例如“某某某 某月某日 某地飞某地”,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私信或者加微信进行询问。


《华夏时报》记者向多名贩卖明星信息的卖家进行了询价,国内航班信息单程报价最低只要十元,贵些的也不过数十元。价格是根据明星“火”的程度决定的,“流量明星”(粉丝众多且忠诚度高,可在网络上一呼百应的艺人)们的行程报价会比较高。


关注娱乐圈动态多年的“追星汪”思雨对记者解释道:“这个‘火’不是看咖位的,‘流量’们的粉丝一般会比较疯狂,喜欢追逐的多,愿意花钱的多,自然价格也就高。我一般看到想去的拼盘演唱会有正当红的‘流量’去,就觉得完了完了,票价肯定会被炒高。”


国际航班信息卖家们也能够搞得到,只不过是“价格要另算,会比较贵”。一位卖家向记者介绍到,如果想要长期接送机,那么直接购买明星的证件号码是更划算的。


明星们的个人信息是如何被泄露的?网络时代,“个人隐私”四个字好像早就成了笑话,“有一部分是经纪公司自己透出去的,现在很多‘小花’、‘小鲜肉’走得就是流量路线,需要粉丝接机的排面来展示人气。你想想看,各大航空公司、机场有多少工作人员?再说,明星在机场、高铁站总是要拿证件出来的,用长焦镜头拍的话,也是有可能拍得到的。


总之渠道多种多样,这种事,可能真的没有办法完全避免。”某娱乐圈相关人士对记者说。


“刷关”与“设备租赁”,齐全的“配套服务”


有些“黄牛”还提供“刷关”服务。所谓“刷关”就是买机票入关,再在所购买的航班起飞前,把机票退掉离开。


对于很多追星族来说,这实现了他们进关的需求,价格也不会昂贵到难以接受。


“几乎卖航班信息的黄牛都有这项业务的。不过我一般不会找他们,都是自己买,看哪一班的退票费比较低。找人帮忙刷关价钱一般在百元左右,自己找就是比较麻烦,但是也许能找到价钱更低的。有几次我买的航班时间调整了,所以根本就没花退票费。”小贝对记者说。


逆向业务也是存在的,粉丝想方设法花钱见偶像,也有些艺人要花钱给自己雇粉丝。大学生静静不追星,却喜欢关注娱乐圈的各种八卦,她向本报记者提到:“职业粉丝是真实存在的。年初的时候不就有个‘小鲜肉’的经纪公司给他雇了一百多个粉丝去接机嘛。结果认错人了,场面也是非常尴尬。真的粉丝可能会认错自己偶像?我也看到过类似的兼职,是负责拉条幅,劳务费60元,不过那天我有课,就没去。”


长期跑在偶像出现的地方的粉丝,在饭圈中被叫做“前线”。身后有众多粉丝等待着被“投喂”偶像的新鲜图片。


想要拍出高清的照片,需要较专业的摄影设备,手机拍出来的图往往是“光线不好还超糊”。然而,摄影设备的价格不低,对于很多追星族而言,平常又没有太多的使用机会。


租赁,就成了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众多相机租赁机构为迎合粉丝群体的这部分需求,推出了“追星必备”“演唱会神器”等等套餐选择,内含相机和镜头,价格一般在百余元。经常租赁相机跑在“前线”的追星族宁宁对记者表示:“我经常用的机子和镜头买下来要上万块,还是学生,没什么存款,买这么贵的东西家里也不支持。我觉得租是个不错的方法,花钱租个好设备,能够拍出更好看的照片。”


“产品”输出变现,“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拍到的照片是有可能变现的。如今,“代拍”业务盛行。除了官方放出的图,如果粉丝想要一些独家图片,自身又因为种种原因限制没有办法亲自接送机,就可能会光临“代拍们”的生意。这些代拍往往并不是谁的粉丝,只是借此挣钱,已然成了一种新兴职业。


也有一些比较大的粉丝站(专注各类应援活动的粉丝团体,一般人数不多,却分工明确)会把自家前线拍到的独家照片印制成PB(在这里可以理解成照片册),进行发售,售价往往是印制成本的数倍,其中的利润不小。


喜欢国外某偶像团体,购买过多本PB的晓娜对记者说:“我觉得这个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站子算是那些照片的版权所有者,印制、发售、盈利没有什么不对。只要制作精良,贵一点我也愿意买。”


机场追星主要为人们所诟病的是对其他旅客的影响,关于这个,宁宁对记者表示:“肯定是有过激的粉丝存在,不过成熟的‘饭圈’会控制这种情况的,我觉得到了造成‘警情’程度的,很多都是刚刚爆火的艺人的粉。而且看起来比较吵比较闹的,有不少是代拍和凑热闹的路人。真正的粉丝哪里舍得给自己的偶像丢脸?有时候粉丝是去当‘人墙’的,怕路人挤到偶像。”


明星助理大新,本身跟得并不是一名“流量型”艺人,不过接送机的情况也不是没有。他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我们是的确没有和粉丝团体做过这方面的接触,会联络应援,不过都是在有活动的时候。”当问及信息泄露,大新表示无奈:“可能真的没办法控制。对接送机我们是不支持的,但也不算反对。我们家粉丝都还算规矩,目前没发生过扰乱秩序的情况。”


7月11日,民航局关于“加强粉丝接送机、跟机现象管理”的通知在网络上曝光后,机场追星的现状如何?追星族宁宁向本报记者提及:“之前后援会里是有说最近要低调行事,要是非常时期被抓了典型,就惨了。”


“黄牛”的生意变差了吗?一贩卖明星航班信息的卖家向记者表示:“影响不大。也没有真的下死的禁令,只是这件事可能被摆上台面了。更何况向买这些信息的更多是散粉,没那么容易被约束。”


8月5日,《华夏时报》记者就相关情况询问了首都国际机场一工作人员,他对记者表示:“给明星接送机的肯定是还有,只是最近‘大场面’少了。是不是来接送明星的,每天机场人流量这么大,不把场面搞大我们也不好判断。其实只要不扰乱秩序,影响其他旅客,这个事情也不是完全无法理解,就和接送朋友一样嘛。”

文章标签: 明星 粉丝经济 行业观点
本网所发布资讯来源网络,仅属作者个人主观观点,与本网无关。
 

专栏合作

欢迎您浏览龙基金官网,有关资讯合作,投稿或其他疑问请联系 QQ:2698491281

专栏作者申请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