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基金要闻 > 我的乖乖流浪猫狗,我来喂你们错了吗?

我的乖乖流浪猫狗,我来喂你们错了吗?

2018-10-29 16:11:16|浏览量:595

我的乖乖流浪猫狗,我来喂你们错了吗?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家(ipress),作者:魏阳,出品方:东看西看,虎嗅获授权发表,题图来自:pixabay.com。


喂养流浪猫狗,是我妈的精神寄托。


每天清晨或黄昏,她会带上网购的猫粮狗粮,和干净的饮用水,来到小区的一处角落,收拾一下流浪猫狗吃剩的残羹冷炙,加上新鲜的猫粮和水,呼唤着她给流浪猫狗取的名字:“大黄,花花,小黑……”不顾蚊虫叮咬,不顾风吹雨打。


不料前几天,出了件事。妈妈去喂猫狗的水盆饭盒,都被小区里的另一位大妈打翻扔掉了。大妈大叫:“是谁在这里喂猫喂狗?弄的全是苍蝇细菌蚊子,野猫野狗全跑来这个小区,天天晚上打架乱叫,还让不让人睡觉啦?你知不知道,现在连狂犬病疫苗都是假的,还让流浪猫狗到处传播病毒,缺不缺德!”


妈妈气得浑身发抖,想找邻居大妈理论。但是看看最近关于疫苗的新闻,又不知道如何开口。


狂犬病这种本来在被咬后及时打上一针就可以解决的事,在我国正在变得异常吊诡。中国疫苗生产厂家的质量问题,不仅让人们的生活蒙上阴影,也让流浪动物与生态环境的问题,变得更为错综复杂。


如果狂犬病疫苗无法救助人们,人们是否应该捕杀更多的流浪猫狗来自救?


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社会变化,保护动物权利的人群和组织,在逐年增加。人们维护动物权利的举动,也变得越来越激进,与持不同意见的人群,发生越来越多的冲突。


2018年一月初,长沙警方发现一只无主金毛狗袭击路人,用棍棒加以捕杀。视频被传上网,被爱狗群体以极端方式纪念,当地警察的个人信息被“人肉”公开,一天内收到2000多骚扰电话短信。湖南驻京办遭到动物权利人士的围堵,引发了社会各方的讨论。


喜爱动物的人们,和担忧狂犬病的人们,应该如何相处?


我很理解我妈妈天天去喂猫的举动。


中国儒家文化,从来都赞扬人类的“好生之德”。《孟子》有记载,一次梁惠王见人牵着一头待宰的牛从堂下走过,牛看起来哀伤害怕,于是梁惠王让人以羊代之。有人说梁惠王虚伪,因为羊与牛一样,也是一条生命。可是孟子对梁惠王说:“我最懂你,因为你当时‘见牛未见羊’”。对动物自发的恻隐之心,是”仁术“的起点——一个人不需要太宏大高远的目标,对身边触手可及的生命善良一些,就是仁义。


另一方面,中国的佛教,有一种特有的放生文化。据研究,在佛教的起源地印度,反而见不到这种放生文化。佛家众生平等的精神,和中国传统对生命的尊重,形成了救助动物的传统。自明末以来,很多善堂和民间组织推动了放生的行为,让放生成为普通中国人生活中重要的仪式。


从心理学上说,小猫小狗的眼睛,占脸部比例较大,加上它们叫声的频率,松软的绒毛,很容易让人把对婴儿的喜爱,移情到猫狗身上去。这让人类有一种亲近动物的欲望,不忍见到它们受苦受罪。在寂寞孤独的时候,猫狗可能是比其他人类,更可依靠的伴侣,提供了不可替代的心灵慰籍。


我的乖乖流浪猫狗,我来喂你们错了吗?

这算是萌死人不赔命了吧


这让我非常理解喂养流浪猫狗的人们。


但是另一方面,反对喂养流浪猫狗的理由也很充分。


看起来无辜可爱的猫咪,是世界上最好的猎手,会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危害。2013年1月,学术刊物《自然通讯》发表论文《美国流浪猫对野生动物的影响》(The impact of free-ranging domestic cats on wildlife of the United States)。美国国家动物园和美国野生动物服务机构的研究人员发现:猫,特别是无主猫(包括流浪猫、野猫、散养的牧场猫)是野生动物的头号敌人。数据显示,在美国每年有14亿到37亿鸟类和69亿到207亿哺乳动物死于无主猫和家猫的捕杀。美国鸟类保护协会估计,全美国每年大约有5亿只鸟被猫捕杀,其中一半是家猫,另一半是野猫所为。


更要命的是,即使是吃饱喝足的家养猫,也会出去打猎捕杀小型哺乳动物、鸟类、鱼类、爬行动物、昆虫等。人类定期投喂的行为,不会减轻流浪猫对其他野生动物的危害。因为猫是一种对猎物“只玩不吃“的物种。研究认为,由于公众对流浪猫给野生动物带来的危害认识不足,美国目前对流浪猫的管理措施是缺陷。


另外,来自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ICUN)的数据也显示,猫是最致命的非自然入侵物种之一。特别在地域环境相对比较独立的岛屿上,比如新西兰和夏威夷,流浪猫直接或间接导致了数十种现代鸟类、哺乳动物、爬行动物的灭绝。此外,流浪猫还会携带犬瘟病毒,并将其传染给犬科、猫科、鼬科等数十种野生动物。


据调查估算,目前北京、上海、杭州等大城市的流浪猫的数量至少在20万只以上,平均每平方公里可能多达上百只,分布密度远远超过了自然环境中的捕食者。这不仅对生态环境造成相当的危害,并且对种群自身的健康也造成巨大压力。近年调查显示,对生态平衡有重要作用的多种野生鸟类、蛇类、蛙类和小型哺乳动物等,在许多省区的种群数量均有所下降。


城市和周边的乡镇,是世界上生态最薄弱的地带,一些小鸟小兽昆虫努力在这里生存,从人类手中争取仅存的一点资源。然而,无处不在的猫狗,以它们绝佳的捕猎技巧,将本地的其他小动物推向绝境。甚至连野生动物在城市的家——动物园,也不能幸免。2012年,北京动物园因为流浪猫可能伤害园区鸟类并传播传染病,对园内的野猫窝进行了清理,在社会上引起极大的争议。


对生态环境的危害,寄生虫和病菌的问题,狂犬对人类的袭击,为社区带来的噪音,剩余食物造成的卫生问题……这些都给普通市民喂养流浪猫狗的行为,打上一个问号。在狂犬病的威胁下,似乎大规模消灭流浪猫狗,成了地方政府的第一反应。


2009年5月,中国陕西洋县频繁出现流浪狗、野狗攻击人,致多人感染狂犬病死亡,当地政府采取了大规模捕杀流浪狗、野狗的政策。2012年初,乌克兰为举办欧洲杯赛事,在本国4个城市,大规模捕杀流浪狗。此类捕杀的新闻,屡见不鲜。不人道的捕杀方式,让动物保护人士愤怒。


然而,研究表明,捕杀并不能解决流浪狗和狂犬病的问题。


首先,捕杀往往是短期行为,虽然暂时减少流浪动物数量,不久之后,种群数量又会上升。流浪动物的数量主要由环境中可提供的食物决定,在短暂的捕杀之后,种群数量往往会回升到原来的水平。其次,大规模捕杀往往会把亲近人类的流浪动物杀死,留下来的动物会与人更加疏远,更有攻击性,从而增加种群的整体侵略性。



我的乖乖流浪猫狗,我来喂你们错了吗?


由于大规模捕杀不能解决问题,欧美各国主要还是通过民间组织和政策法规并用,通过绝育、免疫、加收容的方式,解决流浪动物的问题。


早在1911年,英国就通过了《动物保护法》。之后又陆续出台了很多专项法律,用细致的规定保证动物不受虐待。比如,法律要求动物饲养者善待动物,违法的将被起诉。禁止孽待动物的人饲养任何动物;15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不能成为宠物主人。遗弃宠物者将以虐待罪被起诉,即使主人不慎丢失宠物,也要缴纳罚款。英国还有世界上最古老的动物保护组织——防止虐待动物协会。协会负责向社会宣传爱护动物,并接受虐待动物投诉和调查,同时收容生病受伤的动物。


英国的动物保护法律和实践,成为了各发达国家类似政法规的蓝本。


1970年代,为了管理流浪动物,英国制定了“抓捕、检验、免疫、绝育、放归”方案,被多国所效仿。美国采取了这一方案的简化版——先抓捕、再绝育、然后放归。


方案的实质是:通过绝育手段,使流浪动物无法繁殖。同时,对动物接种狂犬病疫苗(当然,必须是有效的疫苗),使它们不成为社会的危害。但是,根据美国方面的数据,绝育和疫苗接种手段虽然有效果,但还远远没有达到预期。


主要问题在于,猫狗的数量太多了。抓捕的速度跟不上。据调查,要减少流浪猫的数量,必须要对本地种群中至少71%到94%的猫实行绝育,而且这还是在没有新的猫加入种群的情况下。


人们的观念,也是一个问题。并非所有人都支持对动物实施绝育手术。2004年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IFAW)进行的调查表明,76%的受访人群认为对猫狗进行绝育是残酷的行为。


此外,很多动物保护和管理团体的抓捕绝育,是零散的个体行为,团体之间缺乏协同和合作。结果是在一定时间内无法对足够数量的流浪动物个体进行绝育,种群数量减少不够显著。另外,在流浪动物放归之后产生的诸如公共卫生、污染、噪音和对野生动物的威胁等问题,依然得不到解决。


在“抓捕、绝育、放归“法之外,更普遍的做法,是建立流浪动物收容所。美国的流浪动物收容所由政府主办,部分由民间人士办理。收容所主要收容抓捕到的无主流浪猫狗,或者是主人主动送来的流浪猫狗。动物在这里会得到照顾和免疫,待在收容所中等待市民来收养。但是由于收容所不能拒绝市民送来的猫狗,而空间又有限,所以在一定时间之内无人收养的猫狗,会被安乐死——一般会用煤气毒死。在2010年,全美国有850万只流浪狗被收容,其中有82%的狗被新主人领养,剩下的153万只狗被安乐死——大多数是老弱病残。


收容所的安乐死政策,让许多喜爱动物的美国人伤心不已。2011年,美国阿拉巴马州一只遭人遗弃的小猎犬,在等待期过后依然无人收养,于是与另外18只流浪狗一起被送进煤气室执行安乐死。安乐死结束后,工作人员发现其他的狗只都送了狗命,只有这只小猎犬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还对着人摇着尾巴。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工作人员决定不对这只“狗坚强“再次处以极刑,并给他取名为丹尼尔。消息传出,立刻有超过100个家庭申请领养这只百毒不侵的神犬。丹尼尔最终也找到了自己幸福的家。


1990年,世界动物保护协会(WSPA)和世界卫生组织(WHO)拟定了一个综合管理流浪猫狗的计划框架,供世界各国参考。方案的核心内容是:


建议政府和社会对流浪猫狗的种群数量和健康状况,进行一个正确的评估;


制定清晰、可操作的法律条文,确定对流浪动物人道控制负责的政府部门;


对宠物进行注册和标记,确保主人以负责的方式养宠物,减少遗弃宠物的行为;


控制垃圾数量,确保垃圾不被流浪动物当作食物来源;


控制对流浪动物的饲喂点,清除可能带来问题的饲喂点,减少流浪动物与社区和公共健康之间的冲突;


鼓励绝育,降低所有狗猫的繁殖能力,包括家养的猫狗。


管理和引导宠物市场,鼓励主人长期责任的拥有宠物,而不是短期拥有;


教育公众,让更多的人意识到流浪动物的问题,并参与到管理的工作中。


世界卫生组织的这套方案,看似简单,其实实行起来,相当复杂。


首先,有效实施这套方案的政府,必须是一个负责任(accountable)的政府。它不能利用管理的权力,搜刮民间资源。比如,要求对宠物进行注册和标记,很可能会诱导不付责任的政府部门,借机将此变为增加自身利益和财政收入的方便法门。


另外,方案要求一个法治(rule by law)的社会,维持法律的持续性和独立性;不允许政府因为关系和利益纠葛,在管理中徇私枉法,用拍脑袋的方式,任由官员改变法规政策。


同时,方案要求广泛的社会参与,鼓励政府与民间团体、非政府组织积极合作,广泛采纳民意,依靠民间力量自下而上的改变公众观念,而非仅仅自上而下的使用行政权力。


最后,方案还要求人们不再将动物视为一种可以利用的资源,而是尊重它们的生存权利,用人道主义方式平等对待它们。这一点尤其重要,也尤其困难,因为,在那些弱势群体的基本人权还难以保证的国家,谈论动物权利,实在有些太超前。说到底,保护动物权利,和保障人权,其实是一回事。


可以说,这套方案对各国的国民和政府,都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如何处理流浪猫狗,不仅仅是一个小区的卫生问题,也不仅仅是一个保护动物和生态环境的问题,而是一个严肃的政治问题。如何对待流浪动物,不仅体现了各国的文化价值、国民素质,更体现了管理部门的能力和负责任的程度。


就我国目前的国情来看,谈论一部《动物保护法》虽然还有些困难,但是作为个人,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首先,不要去遗弃宠物。这要求人们,在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不要轻易去收养宠物。要认识到,养宠物是一件充满责任的事情。一时兴起的收养和最终的遗弃,会对动物和环境,造成严重的危害。


不要去购买名贵的宠物,尽量收养需要帮助的动物。对名贵品种的追捧,会导致针对市场的养殖,最终会导致种群数量的大量增加。在价格下降的时候,会造成养殖场和主人对动物的遗弃。早年对藏獒等品种的追捧,造成过度养殖,造成大规模遗弃,让野外种群数量激增成灾,就是一个惨痛的例子。


我的乖乖流浪猫狗,我来喂你们错了吗?

藏獒经济崩盘,上万流浪狗“成灾”。图为青海玉树毛庄乡流浪狗收容所内的流浪狗


依靠民间社团自发的力量,借鉴欧美经验,采取抓捕、绝育、免疫、放归、或者收容的方式,控制流浪动物数量。


善待你已经拥有的宠物,不要让它成为另一个流浪者。告诉你身边的人,动物是我们的朋友,不是可以随意支配的奴隶。要认识到,如果流浪猫狗破坏了生态,攻击了人类,我们其实并不能责备动物,因为它们只是在按照自然的方式行事。最终造成这样局面的,还是人类不负责任的行为。


我想,我不会阻止妈妈继续去喂流浪猫。因为我知道,那是她善良天性的表现。就像孟子珍惜每个人天良展现的每个瞬间。但是我会告诉她,也许有更好的方法,来帮助这些可爱的猫猫狗狗。


因为,帮助人类的朋友,就是帮助我们人类自己。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大家(ipress),作者:魏阳,出品方:东看西看,虎嗅获授权发表。

文章标签: 宠物 疫苗 基金要闻
本网所发布资讯来源网络,仅属作者个人主观观点,与本网无关。
 

专栏合作

欢迎您浏览龙基金官网,有关资讯合作,投稿或其他疑问请联系 QQ:2698491281

专栏作者申请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