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联网金融 > 飘HOME衰落背后 网大升级后的落寞与狂欢

飘HOME衰落背后 网大升级后的落寞与狂欢

2018-11-27 00:13:36|浏览量:364|

飘HOME衰落背后 网大升级后的落寞与狂欢

作者 / 陈梦茹 编辑 / 李忻融


飘HOME不再如往昔热闹。


5月下旬的一天,下午5点,飘HOME连锁酒店。几个拿着招聘信息的年轻小哥站在大门外一侧,轻声搭着话,没有来去匆匆的试戏“艺人”。


飘HOME衰落背后:网大升级后的落寞与狂欢


2016年10月份,网络写手们笔下的飘HOME被描绘成一个神坛。在这个神奇的地方,数以千计的网大剧组找到合适的角色扮演者,更多有着明星梦的小演员在这里寻得一个难得的演出机会。更重要的是,2016年是网大的井喷年,一年生产了几千部作品,而飘HOME是其中一个不可或缺的角色。


昔日人流穿梭的飘HOME现在变得门可罗雀,而在飘HOME往北的方向,其实还有一个剧组聚集地——星城国际。“那里的剧组规模更大,也更高端一些。”一位经纪人说,很多大型的剧组不再驻扎飘HOME,而是选择了星城国际。


值得注意的是,选角工作室的兴起,还有一些新兴互联网的选角方式,例如选角APP和直播,都让飘HOME这个昔日小演员成就梦想的地方日渐凋零。而星城国际之所以备受青睐,跟精品剧集的兴起有着莫大的关系。大的剧组要求高,而且费用充足,混迹飘HOME的人群显然已经无法满足这些条件。

飘HOME曾经是十八线演员和小网大的天堂,而现在时代变了!


集体撤退和被迫离场后,少数人的坚持


2016年,网络大电影出现井喷。据新传智库的数据显示,2016年制作的网络大电影数量达到3500部,市场价值超过10亿元。《中国网络大电影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仅2016年上半年出品公司的数量环比就增长了130.3%,达到了院线电影出品公司的2.1倍。


飘HOME衰落背后:网大升级后的落寞与狂欢

图来自《2016网络影视剧发展报告》


而在网大网剧爆发的时代,飘HOME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存在。数以千计的剧组驻扎在这里,“往飘HOME跑的,经纪公司占了一大半,艺人资料都是一摞摞地发”,一名昔日驻扎飘HOME的演员副导演说,他每天收演员简历随手放在窗台上,而有时一天收下来窗台都放不下。


5月23日下午5点,记者跑了一趟飘HOME,发现昔日被描述的火爆景象已经不复存在。


长长的住房过道上显得有些冷清,大多数的房门都关着,只有少数贴着演员招聘的信息,偶尔碰到开着的房门,听到一些交谈声,他们就是在等演员来投递简历的副导演和工作人员。


飘HOME衰落背后:网大升级后的落寞与狂欢

飘HOME空荡荡的走廊


“你好,请问是来试戏的吗?”


一位穿着黑色T恤的小哥在身后喊住了我,刚刚他还站在酒店门外的一侧和同事搭话。显然,人流较少的时候,随意一个站在酒店大门外观望的“潜在演员”都会引起他们的注意。


在酒店走廊入口,我们成为唯一有交流的一组。小哥所在的公司叫世纪东星(音),目前有6个项目已经进入筹备阶段,包括5部网大和一部网剧,所以有大量的演员需求。小哥说他不是每天都守在飘HOME,这段时间断断续续来过三天,收到的简历也不是特别多。


“在这边收到简历再带回到公司去,公司专门的负责人会进行简历的筛选,再通知演员面试。”小哥笑笑说。显然,他不是可以决定选用某个演员的副导演。正式的面试也不在飘HOME进行,只是这边作为一个根据地,演员资源相对还是要丰富一些。


“那你们项目的主演也都会在收到的这些简历里面挑选吗?”对于这样的追问,小哥的神情略显精神。他很明确地表示自家公司也有签约艺人,主要角色肯定会优先考虑他们。


到飘HOME招聘的只是一些戏份并不太重要的配角,这已经成为一种惯例。据娱乐资本论了解,现在有很多影视公司开始培养艺人来消化自家的项目。


“主演都是有咖位的,会在线上就和经纪公司沟通好,配角会在这边选。”一位坐在房间内看电影等演员来投递简历的副导演说。摆在房间内的两幅海报,其中一幅上面写着男主角拟定的是黄轩。


飘HOME衰落背后:网大升级后的落寞与狂欢

房间里印有拟定黄轩的海报


他手头目前负责的是一部院线电影和一部大型电视剧的演员招聘,在他身旁的小桌上,堆了几摞简历,但称不上多。小娱得知,他已经在这里待了5天, “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收集演员的简历,正式的面试会在6月份开始。”副导盯着电脑屏幕平淡的说着,显然他不想说太多。


偶尔看到坐在房间内的副导,看起来也都有些冷漠和“无所事事”,一些紧闭着的房门上也有演员吃了闭门羹留下的简历。前述副导告诉娱乐资本论,一般情况下,下午3点到6点来投递简历的最多,周一到周五比周末要多。“前几天人特别多,楼道都挤满了,这几天没怎么有人。”


记者有些疑惑,现在是周二下午5点,按副导所说应该正是人流最大的时间段,现况却是几乎空无一人。副导有些尴尬,他也答不上来。


星城国际和选角工作室的兴起


“最早的时候也考虑过去飘HOME建组,但整体感觉那边已经逐渐淡出主流阵营,就放弃了。” 撲度娱乐创始人张凱轶告诉娱乐资本论,他们现在主要把据点放在星城国际。虽然租金贵点,但规模大些的电视剧和电影剧组都会在那边进行选角,可以收到更多优质艺人的简历。


“有时候星城国际20几层楼,会有几十个剧组在那边选”。在位于酒仙桥的星城国际B座,小娱虽然没有看到这般盛况,据楼下保安透露,4月份的时候有一个五六十人的剧组来这边选过演员,“但他们在这里租了几间房长期使用,也会有其他剧组在这边租房。”


飘HOME衰落背后:网大升级后的落寞与狂欢


听一位做艺人经纪的朋友小贤说起过,她今年只去过一次飘HOME,倒是带艺人去过好几次酒仙桥那边(星城国际)。“飘HOME那边就是带新人去试戏,有经验的演员基本上不需要去那寻求机会了,就属于入门级。”


目前,小贤大多时候是和副导演以及选角工作室联系,“有时候可以直接把资料投递过去,如果意愿很高就可以跑一跑,对你的艺人没啥意思就不用去浪费双方的时间了。”


相比去飘HOME和一些线下选角场所投递简历,大多数经纪人更青睐这种初具规模的选角工作室。这些选角工作室大多由一些资源比较丰富的副导演聚合在一起,他们面向制片方,艺人资源丰富,通常可以拿到更多更好的剧组的选角“订单”。


值得注意的是,在选角工作室兴起的契机下,越来越多的经纪公司开始借助“艺人资源颇多”这一东风成立自己的选角工作室。在和张凱轶的交流中,娱乐资本论了解到,撲度娱乐就在今年年初成立了自己的选角工作室。


张凱轶说:“一方面是公司和腾讯影业有合作,需要为其内部项目提供更广泛的艺人资源。同时成立选角工作室还可以承接到更多影视项目,除了为更多影视项目搭配演员服务,也可以更好地消化自家的艺人池子,同时通过这个渠道挖掘更多新人。”


目前,腾讯影业有6个项目的选角工作全部交由撲度娱乐来做,也就是说这些项目的艺人来源都不再依赖于类似飘HOME这种原始低效率的资料递送,而是依靠选角工作室积累的艺人资源定向推荐。方寸博宇宣发经理穆翔表示:“今年开始飘HOME行情的确不好了,开工的组也少了很多。”


业内对飘HOME的现状形成了非常一致的看法。经过一圈问询,得到的答案几乎都是飘HOME今年衰落了,现在基本没什么靠谱的大组在那儿,大多都是一些听名字都不太靠谱的小组。而有实力的导演或者剧组,要么往北去了,要么都已经搬出飘HOME,有了自己固定的筹备场所。


此前的网剧都是小成本、低投入,但是随着网剧的兴起,精品网剧已经不再“小打小闹”,投入越来越高,对演员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一位视频网站自制剧负责人称,精品剧合作对象都是专业的影视制作团队,成本高,而且品质好的网络剧,投入也高,“平均单集成本更是肯定要百万元!”在他看来,2014年还没有哪家网站敢投拍百万元级别的网络剧,因为没人成功过,而现在的网剧跟电视剧的品质差不了多少。而这些剧的演员已经不可能在飘HOME中选了,通过专业的经纪公司或者选角工作室才能满足这些精品剧的需求。


网大市场和演员流通市场的变迁


对于飘HOME的现状,友戏联合创始人赖声铭倒不完全认为是衰落。只是随着互联网交流方式的变化,线下选角不再需要像菜市场般存在。“线下场景的交流是无法替代的,只是通过互联网的交流方式将信息量化,就可以很大程度地节省交流成本。” 赖声铭表示。


友戏的主要工作,就是通过聚合全网艺人的信息,对他们的信息和资料进行商业能力和专业能力方面的分析解读,形成艺人的资料数据库,为制片方的选择提供决策依据。


飘HOME衰落背后:网大升级后的落寞与狂欢

友戏页面


事实上,线上平台的兴起为线下选角场景提供了一个辅助功能。平台可以对艺人进行初步筛选,再到线下参加选角的时候,选角导演就不再需要像以往一样大海捞针。而艺人,也可以更便捷地了解到剧组的招募信息。


小贤说她们也会去线上选角APP上看组讯,不过投递能否成功,就要看艺人的知名度等情况。张凱轶也说会把组讯放到平台上,一方面可以对剧集进行宣传,还有看看配角之类的。


这在一定程度上节省了艺人和剧组之间的交流成本,艺人不再需要每时每刻都在“来回跑”,选角导演也不必每天坐在小黑屋里等演员来试戏。飘HOME之所以越来越冷清,必然会因为这种互联网选角平台的出现,受到一定的冲击。但看上去,二者其实是一个互补和融合的过程。


回顾一下,飘HOME的爆发存在一定的机遇。前两年网大网剧兴起,飘HOME的租房价格相对较低,所在位置周围的小型影视公司和网大公司也比较多。由于成本考量,这些剧组都扎堆而去,但是此类剧组做出来的作品大多都并不合格。这就导致一个现象的出现,作品口碑不好,绝大多数出品公司难以维持。


飘HOME衰落背后:网大升级后的落寞与狂欢


穆翔告诉娱乐资本论,“今年很多网大都赔钱,投资人不敢投项目,拿不到钱,那么开工的剧组就自然少了。”这样的情况下,资本也逐步趋于冷静,不再立项就砸钱,没有作品支撑的网大公司失去资本的助力就失去了创作的源动力。


“目前来说,赚钱的也就淘梦、七娱乐和奇树有鱼这几家网大公司出品的片子。”以奇树有鱼为例,公司已经进行了好几轮的融资,完全有实力直接为自家的项目垫资做宣发。在各种渠道曝光作品,以此来吸引用户点击观看作品,而且他们基本都有视频平台在背后助力。


显然,随着网大市场的升级,能够生产好内容的有规模的公司,就容易获得更好的资源并生存下去。 “除此之外,小的制片方和出品方就都要出局。”换一个角度思考,网大或将不再像过去两年那样大批量的生产粗制滥造的野鸡作品。


这样看来,飘HOME的衰落原因就更加显现。而随着互联网交流方式的不断更新迭代,以选角工作室为主导、线上融合线下选角的方式也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


几年后,飘HOME或将不再是一个菜市场般的选角场所。它会重归平静,重新粉饰,再次成为一家价格适中的连锁酒店。它衰落的背后,是一个新时代的崛起。


本网所发布资讯来源网络,仅属作者个人主观观点,与本网无关。
 

专栏合作

欢迎您浏览龙基金官网,有关资讯合作,投稿或其他疑问请联系 QQ:2698491281

开通专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