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理财 > 当蔡崇信、陈天桥们爱上研究大脑

当蔡崇信、陈天桥们爱上研究大脑

2018-10-18 16:11:54|浏览量:193

当蔡崇信、陈天桥们爱上研究大脑

为了感谢蔡崇信夫妇(Joe Tsai、Clara Wu Tsai)高达数亿美金的捐款,斯坦福大学神经科学研究院改名了——


10月10日,该研究院官网宣布将“the Stanford NeuroscienceInstitue”更名为“Wu Tsai神经科学研究所”(Wu Tsai NeurosciencesInstitute)。

 

捐赠总额达到2.5亿美元,除了谢蔡崇信夫妇的“领捐”,还有来自美国,亚洲和欧洲慈善家的慷慨解囊。


蔡崇信夫妇表示,捐款是为了支持斯坦福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更好地了解大脑在健康和疾病方面的功能,以及治疗抑郁症、焦虑症和阿尔茨海默氏症等神经和精神疾病。


1. 关于蔡崇信的太太


蔡崇信就不用介绍了,说两句关于他太太的事——Clara Wu Tsai,斯坦福大学88级的毕业生(国际关系学士学位和国际政策研究硕士学位,并在哈佛大学获得MBA学位)。毕业后,她分别在美国运通和淘宝网担任高管。


Clara Wu Tsai还曾就职于总统特别工作组,该工作组帮助创建了斯坦福神经科学研究所和斯坦福化学工程药物人类健康学院(ChEMH,Chemical, Engineering & Medicine for Human Health)。在斯坦福大学,Clara是神经科学研究所顾问内阁的联席主席,并在该大学的全球顾问委员会任职。此前,她曾在斯坦福生物(Bio-X)咨询委员会任职。


当蔡崇信、陈天桥们爱上研究大脑

蔡崇信夫妇


2. 关于斯坦福神经科学研究所&“大脑计划”


目前,斯坦福大学神经科学研究所正在进行的项目包括:大脑再生、成瘾、神经技术、脑机接口、神经系统紊乱和精神疾病。研究所还对一些研究提供资助,如对认知老化、中风康复、治疗强迫症和慢性疼痛的研究。斯坦福大学校长Marc Tessier-Lavigne表示:目前,来自不同领域的近450名教员已经在斯坦福大学从事神经科学和与大脑相关的研究。


该研究所的领头人是William T. Newsome教授,同时他也是美国白宫“大脑计划”(BRAIN)的领头人。他曾说:神经科学的进步,有可能以量子物理学和破坏遗传密码改变二十世纪的方式来改变二十一世纪。


“大脑计划”,于2013年4月正式启动,由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政府提出。该计划的目的是探索人类大脑工作机制、绘制脑活动全图,并最终开发出针对大脑不治之症的疗法。


当蔡崇信、陈天桥们爱上研究大脑

奥巴马宣布启动“大脑计划”


“大脑计划”被看作是可以和“人类基因组计划”相媲美的大科学项目。当然,也非常烧钱。在美国联邦政府2017财政年度预算中,将“大脑计划”的预算增至4.34亿美元,与2016财年相比增幅近45%,是2014财年的4倍多。美国政府希望,通过“大脑计划”更好地治疗和预防阿尔茨海默病和精神分裂症等疾病。


美国杜克大学大脑成像研究中心主任宋无名教授曾在接受“人工智能学家”的采访时,介绍了“大脑计划”的研究内容、主要运用的技术和方法:


“第一步主要是开发神经科技,包括更好地测量脑神经元微结构及功能(动物实验),更好地理解人脑的宏观结构与功能;第二步是将来应用这些新技术来增强脑的抵抗病变的能力,恢复及改善脑功能脑健康。”


3. 还有给脑科学研究撒过钱?


蔡崇信夫妇不是唯一热衷于给脑神经研究撒钱的人。


  • 谢尔盖·布林


2006年,在发现自己有可能患上帕金森症时,Google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为帕金森症研究捐助了5000万美元。


  • 陈天桥


2016年12月7日,盛大创始人陈天桥及其妻子宣布成立10亿美元基金支持脑科学研究,并将向美国加州理工学院(Caltech)捐赠1.15亿美元用于大脑研究——加州理工陈天桥雒芊芊神经科学研究院成立。


这项计划称,将帮助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深入大脑的研究,探索大脑基础层面的运作机理,以及由于疾病和衰老而导致大脑运作失灵的原理。


他曾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人类多年的发展并没有解决大脑和宇宙着两件事情,这是我投资大脑科学的初衷。”他所说的未解决的事情是指,大脑为什么会被欺骗?人类又为什么会喜悦和悲伤?


当蔡崇信、陈天桥们爱上研究大脑

陈天桥夫妇


  • 熊晓鸽


2000年,IDG创始人麦戈文夫妇向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捐款3.5亿美元,成立了麦戈文人脑研究院,致力于提高人类交流水平,专门研究人脑的工作机理及相关疾病,包括孤独症、帕金森氏症、精神分裂症、语言障碍等。


IDG全球常务副总裁兼亚洲区总裁、IDG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也是捐赠者,并与麦戈文在北京高校建立了IDG人脑研究院。他参与了研究院管理,帮助他们借助麻省理工的资源进行研究。


  • 为什么他们热衷于给大脑研究撒钱?


尽管烧钱,但大脑研究的意义非同一般。“人工智能学家”曾发文指出,研究大脑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下面三个方面:


第一,在大脑探知方面,将深入了解大脑如何对信息加以收集、整理和保存,形成感知,进而如何将感知转化为想法、情绪、决定、行为和记忆。


第二, 针对大脑相关疾病,寻找治疗、治愈乃至预防大脑疾病的新方式。脑疾病所带来的社会经济负担已超过心血管病和癌症,脑科学的发展对脑疾病的诊断治疗将有关键性的贡献。


第三,对人脑认知神经机制的理解可能为新一代人工智能算法和器件的研发带来新启发。在大脑能力开发方面,关注的三个重点是:脑机接口技术(BMI);人工智能(AI);虚拟现实(VR)和增强现实(AR)。


(本文整合了财新网、人工智能学家的报道)

本网所发布资讯来源网络,仅属作者个人主观观点,与本网无关。
 

专栏合作

欢迎您浏览龙基金官网,有关资讯合作,投稿或其他疑问请联系 QQ:2698491281

专栏作者申请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