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理财 > 专访出门问问李志飞 是不是独角兽并不重要

专访出门问问李志飞 是不是独角兽并不重要

2018-10-23 00:06:38|浏览量:882

4月6日,李志飞破天荒穿上了正装——这与他崇尚的谷歌工程师文化格格不入。


这一天,出门问问宣布获得大众汽车(中国)集团1.8亿美元独家D轮融资。这距离其获得谷歌数千万美元的C轮融资过去了16个月,李志飞说出门问问不是一家融资驱动的企业。


此轮融资后,出门问问的估值接近或达到独角兽(10亿美元估值)级别,但李志飞对估值三缄其口,“是不是独角兽不重要。”


从给像Moto 360这样的智能手表提供国内版的语音技术支持起家,到自己做智能手表操作系统,再到推出自家的智能手表产品、汽车智能后视镜,这家创立之初就喊出做一家“人工智能公司”的初创团队在不疾不徐中踩中了去年开始爆发的人工智能风口。


4月18日下午,出门问问即将发布其自家的智能语音助手,李志飞告诉虎嗅:“跟微软小冰比还是有自信的。”伴随着这款语音助手问世的,可能还有一款类似亚马逊Echo、Google Home的智能音箱问世——李志飞说大概今年7、8月份上市销售。同日晚上,它还将推出一款偏向年轻化的TicWatch智能手表新品。


崇尚谷歌文化,想做“中国版谷歌”的出门问问并不擅长包装自己,甚至不擅长开发布会,1个小时就能搞定的发布会,这家公司能开至少4个小时,它渴望向外界展示它的最新技术。


谈到上个月与小米电视一次不愉快的合作,李志飞认为“小米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公司,它应该去尊重技术。”


虎嗅对李志飞的采访被安排在融资发布会结束后,李志飞谈到当前的人机围棋赛、人机扑克赛时说:“这是PR活动,我想他们也不应该否认这件事情。”


但摆在出门问问面前的PR活动,可能仍然需要讲好人工智能的故事。它自诩是一家“人工智能产品公司”,但过去几年,出门问问一共只卖出约二三十万台TicWatch(以均价1000元算,销售额不超过3亿元),去年整个公司销售额约1.5亿元,几乎全部来自TicWatch的销售所得。


在企业管理方面,作为前Google机器翻译团队科学家,李志飞依然崇尚谷歌文化,希望出门问问成为“中国版谷歌”,像谷歌一样“找一帮特别聪明的人坐在一起做点儿事情,而不是天天吵架”。


以下是对话实录,有删节:


1.8亿美元融资怎么用?用在哪儿?


虎嗅:这次获得大众汽车独家投资,双方接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志飞:大概6、7个月以前,去年的10月份。


虎嗅:拿到这1.8亿美元,主要会用在哪方面?


李志飞:主要是两块。第一块,我们会双方注资成立合资公司,做人工智能的应用产品。第二块,跟以前一样,更多的是技术的投入,人工智能技术的研发,这是我们最核心的一块儿。


我们希望能够把人工智能的技术应用到各个场景里面去,我们公司接下来最主要的两个场景就是可穿戴和智能家居。智能家居的话,其实今年在7、8月份的时候,我们也会正式开卖智能音箱的产品,里面最核心的是我们的语音交互、远场、降噪技术。


我们也会花钱去做一些市场方面的宣传,同时也会考虑投资一些我们自己很难积累、但是这个技术对我们来说又特别重要的一些创业公司。


虎嗅:目前投过哪些创业公司?


李志飞:目前没有,未来会有。


虎嗅:你提到出门问问不是一个以融资为驱动的企业。


李志飞:融资对创业公司都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所以大家去做一些事情,这个都是能理解的。只不过相对而言,我们确实从来没有对融资做一些事情。我们还比较幸运,从来都没有因为这个公司没钱了或者怎么样了,我要赶紧去融资了,这是我们跟别的一些创业公司不太一样的地方。


虎嗅:去年的营收多少?


李志飞:去年我们的营收,最主要的还是智能手表,去年大概是1.5亿人民币左右(销售额)。


虎嗅:TicWatch这个产品卖了多少台?


李志飞:全部加起来有二三十万台。


你们现在是独角兽了吗?“你可以这么想象”


虎嗅:这轮融资之后,你们的估值?


李志飞:估值我们确实不能透露,由于我们合作方的要求。


虎嗅:达没达到独角兽的级别?


李志飞:你可以这么想象。


虎嗅:超过10亿美金了?


李志飞:具体我真的不能说,因为我为了尊重我们的合作伙伴。上一次谷歌投资的时候也是,双方达成一致,我们不说具体的融资额。所以这次大众也是一样的。但是其实这个真的不重要,是不是独角兽不重要。


虎嗅:有没有具体上市时间规划?


李志飞:作为一个创业公司肯定是希望能够上市,坦白地讲,今天出门问问的营收我觉得还不足以支撑上市这个故事。但是我们在过去做了很多的积累,积累了很多的技术、价值、团队、能力,接下来要做的是能够在未来的一两年,快速地把这些价值放大。


“小米应该去尊重技术”


虎嗅:出门问问前段时间跟小米电视的合作怎么崩了?


李志飞: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对我们来讲已经无所谓了,当时选择发声就是觉得在中国技术创业已经非常艰难了,如果在这种非常不平等的条件下去做这种技术创业,那更是非常艰难的。


小米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公司,它应该去尊重技术,不应该有这种特别临时的、非常不平等的一些条款。所以,我们就是希望能够把我们这个声音发出来,不管是谁,我们认为(这种做法)不合理,对整个创业环境是很大的伤害。


虎嗅:不是为了这个融资发布会,或者说是18号的发布会造势?


李志飞:你觉得我们有必要吗?我们的投资者都是像谷歌、大众汽车这样全球顶级的,是真正尊重技术的合作者,而且是有国际影响力的。我想中国任何一个大公司,想更有原创,能够形成一个良好的循环,在国际上更有影响力,就是应该像大众这样尊重技术,而不是快速地把它包装成自己的技术。


“我们认为我们叫人工智能产品公司”


虎嗅:怎么定义你们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李志飞:我们认为我们叫“人工智能产品公司”吧。


虎嗅:你们的产品更偏向于男性化,对女性消费者审美的照顾不是很到位。


李志飞:我们4月18号会发布偏年轻的、偏运动的智能手表,可能会改变你刚才说的这种看法。


虎嗅:会在哪些方面带来体验的提升?


李志飞:第一个是工业设计的变化,适应不同的人群。第二个是我们的软件系统的更新,包括3G的功能,把它做更真正地能够体验比较好,跟生活场景比较接近。


虎嗅:跟汽车相关的,你们去年也推出了一款智能后视镜,目前的销量是多少?


李志飞:目前我们真正开始公开卖才一个月都不到,现在整个渠道还在慢慢地建设的过程当中,销量大概是几千台的样子。


虎嗅:未来你们的智能后视镜会成为大众汽车的标配吗?


李志飞:这个都有可能,因为这个是合资公司,我必须要保持政治正确,我不能代表整个公司去说,但是肯定是有可能的。


如何看人机围棋比赛、扑克比赛?“感觉上是PR的活动”


虎嗅:如何看待很多企业去搞人机围棋比赛、扑克比赛、最强大脑这些比赛?


李志飞:首先在某种感觉上是PR的活动,我想他们也不应该否认这件事情。我觉得它是有负面作用,也有正向作用,先说正向的作用:


第一个是教育大众,第二个就是说能够对自己的这个系统工程能力、研发能力是一个综合性的展示,就是你可以造出核武器,造了航天飞船,虽然你不用它,通过这种大的项目把它积累起来,使得我们可以做别的事情,这是它正向的作用。


负面的作用可能也是有的,因为很多人现在一说到人工智能就是AlphaGo,这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不是一个好的认知,你说AlphaGo是一个产品吗?它对世界上99.9%的人都没有什么意义,还不如一个Siri我每天都能用。这个负面作用是使得大家对人工智能的讨论、关注、期待,都会偏移整个技术应该发展的方向。


我觉得现在过多地关注这些东西没有意义,而且对整个行业不是一个好的事情。


人工智能目前亟需解决的技术难题是什么?


虎嗅:目前智能语音识别还存在很多的问题,比如中英文混杂。


李志飞:对,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比如说我想找一下附近的KFC、StarBucks,这些高频的词这个是可以的。但确实在某种程度上,大家关注体验还没有关注到这么细的地方,就是只能粗略到一些像KFC、星巴克、微软等等这样的英文单词。


虎嗅:目前来说中文环境下,微软小冰的体验目前来说可能是最好的,你们的产品跟它比?


李志飞:比上微软小冰应该还可以吧,这个信心我们有。


虎嗅:你认为人工智能目前亟需解决的技术难题是什么?


李志飞:第一个是技术突破。人工智能算法本身是需要很多的突破的,我们刚才聊到了自然语言的理解,甚至语音识别本身都需要很多的突破。


第二个是产业链。你做一个设备,能不能够跟别人连起来,大家的协议是不是一致的,只有在互联互通的情况下,才能够把你的这个算法能够发挥更大的作用,收集到更多的数据。 


第三,除了技术、产业链上下游还有用户对这个事情的期待和认知,还有商业模式。如果最后人工智能真的有比较大的前途的话,这些问题都要慢慢地解决。


“找一帮特别聪明的人一起做事,而不是天天吵架”


虎嗅:听说你是一个急躁的人,你认为这种性格对公司的发展会有什么制约?


李志飞:首先性格是不能变的,它肯定有正面的东西也有负面的东西,目前来说应该没有那么负面,至少还OK。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肯定会去看,有些情况我需要做一些妥协的我肯定还是会做,所以我不认为这个东西对公司来说是有什么限制或者说有什么太大的负面。


虎嗅:有没有很沮丧的时候?


李志飞:有一些沮丧的事情,比如说我吸引一些非常优秀、非常聪明的年轻人在我们公司工作,但是他到了一定的阶段,他觉得这个公司的愿景不相信了,这个时候他可能会离开这个公司,这个时候是蛮沮丧的。有的时候你跟合作伙伴搞了一个合作,你希望能够真正用起来,最后因为某种原因没有上线,或者说用户体验做得不好,这也是蛮沮丧的一个事情。


虎嗅:用什么方式来消解沮丧?


李志飞:睡一觉第二天就好了。


虎嗅:有没有过对某个员工特别不满意,而把他开掉的?


李志飞:肯定会有一些,但是比较少。比如说我们招的有一些人,我们认为他的背景、表达能力、聪明度都非常好,对他的期望度也非常高,但是进来以后还是比较偏大公司的作风,这个时候对我们来说可能就不太合适。


虎嗅:在用人上,有什么样的一个标准?


李志飞:我们就是找最聪明的人。一个人聪明不聪明,你跟他聊聊天就知道了,尤其是工程师或者说产品的人,因为我们懂。第二个是看看他的背景。这两个是很容易判断的。


我们找这些最聪明的人,价值观比较正,然后真正是想做一些事情的人。至于这个人经验(并不是很重要),我们的产品经理以前不是产品经理,当然工程师一般都是工程师,比如说做BD的以前不一定是做BD的,我们永远都是跟谷歌一样,是找一批最聪明的人,有比较好的价值观,对这个事情非常有热情,去把他招进来,形成一个正向的循环。


虎嗅:您在谷歌的这段经历,让您很崇尚谷歌的文化?


李志飞:对,所以我一直强调谷歌或者说很多硅谷公司,最让人觉得神奇的地方是找一帮特别聪明的人坐在一起做点儿事情,而不是天天吵架。聪明的人都很有自己的使命,性格很强,有“我一定要改变世界”的这种使命感。

本网所发布资讯来源网络,仅属作者个人主观观点,与本网无关。
 

专栏合作

欢迎您浏览龙基金官网,有关资讯合作,投稿或其他疑问请联系 QQ:2698491281

专栏作者申请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