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理财 > 十六位众创空间创始人谈2017年之一

十六位众创空间创始人谈2017年之一

2018-11-08 14:00:07|浏览量:679

十六位众创空间创始人谈2017年之一

“随着更多的企业选择进驻众创空间,品牌的重要性越来越凸显,未来几家主要的连锁品牌将占据90%的市场。”洪泰创新空间创始人CEO王胜江说。

十六位众创空间创始人谈2017年之一

事实上,作为创业市场重要的一环,众创空间伴随空前高涨的双创浪潮,已进入繁荣期。2014年,国内众创空间仅有50余家,2015年底时为2300余家,2017年1月的全国科技工作会议上透露,2016年全国众创空间数量达4200家,增长84倍。最新的机构预测是,2017年,这一数量会超过5000家。

同时,资本市场的热捧也并未止步。2016年间,不断有众创空间宣布获得机构投资,且融资金额普遍不低,从几百万美金到两三个亿人民币的都有。

“在去年‘资本寒冬’的情况下,资本投入到众创空间以数十亿计,这个资金已经超出所有人预期。”NEXT创业空间创始合伙人、CEO贺照峰告诉创头条(ctoutiao.com)记者。

可以说,这是个被资本和创业热催熟的行业,快速增长的背后,其发展态势也让人堪忧。

比如专业化程度不高、运营管理人才欠缺、缺乏可持续的盈利能力及与之相关的脆弱的资金链、以及严重的同质化现象等,都成为该行业不得不面对的关乎生死的问题。

就此,创头条(ctoutiao.com)走访了国内各地十六位知名众创空间的创始人。

在多位创始人眼里,2017年将是检验成绩的一年,也是大浪淘沙的一年。

十六位众创空间创始人谈2017年之一

首先,从广扶持到严考评、后补贴,地方政府的政策红利在逐渐消失。

NEXT创业空间创始合伙人、CEO贺照峰表示,随着政府对众创空间的要求变得越来越高,完全市场化还是跟着政府指挥棒走,这是众创空间都开始要思考的一个问题。

北大创业孵化器总经理杨文厚认为,政策的窗口期还在,因此红利期还会再持续。“但是,这个红利是对于产业上和孵化上来说,对空间来说,红利可能会越来越小。”

创头条(ctoutiao.com)记者也注意到,2016年,越来越多的地方政府对在众创空间的引导方向上,已从追求数量多少,到通过建立一套考核指标体系去规范行业的发展。

蒲公英孵化器创始人吴晓梅对此深有感触,她告诉创头条(ctoutiao.com)记者,在蒲公英孵化器目前重点布局的长三角地区,地方政府“总体政策呈现出‘扶强不扶弱’的收紧态势,审核也更为严格,政策是否能兑现最终都是要靠运营团队拿数据拿业绩说话。”

例如,去年《上海众创空间发展实施细则》就规定,将对众创空间实行年度绩效评估,根据其创新创业服务能力、数量、成效等给予支持。2016年上海市对众创空间的1000万元扶持,就采取了“后补贴”的方式。

杭州、兰州、重庆等众创空间数量多、创业氛围相对浓厚的城市,对众创空间也都开始了绩效考核,只有考核合格的众创空间才会纳入扶持范围。值得一提的是,北京房山区出台《房山区支持众创空间发展的实施意见》除对众创空间的绩效情况进行考核外,还会取消绩效评估不合格的众创空间资格。

十六位众创空间创始人谈2017年之一

其次,持续亏损,缺乏有效的营收模式,靠什么捱过2017年?

不同企业投身众创空间行业的目的不同、企业资源和投入不同,必然导致众多众创空间在体量规模、创业团队导入、服务水平、管理水平、资源导入等方面的水平差异巨大,发展良莠不齐。

在寒冬中,运气好的众创空间能抱到地产等产业资本大腿,NB的众创空间会抱到金融资本大腿。而那些无法适应市场需求的中小众创空间需要面对的一个共同问题是:2017年如何活下去?

“坦率的讲,我们可以观察到2016年很多众创空间的运营情况并不是十分理想。”创客加副总经理马跃坤表示,“很多新成立的众创空间在运营上已经出现捉襟见肘的窘境。这个情况在2017年还将延续。”

持相同看法的创始人不在少数,在他们看来,国内多数众创空间处于亏损状态已是行业不争的现实。

十六位众创空间创始人谈2017年之一

究其原因,蜂巢CEO袁星认为:

1、孵化器、众创空间同质化,竞争激烈,导致形成了买方市场;

2、经营者能力存在差异,部分众创空间依赖补贴;

3、创业者“穷”,涨价困难;

4、弱资源,无增值服务;

5、众创空间距离城区、核心地段远等,导致招商困难。

简单来说,目前国内众创空间最大的挑战是自身的可持续盈利问题。优投空间创始人代瑞红也就对此表示,“如果众创空间自身运营能力和孵化能力有限,就会出现项目入驻率低、空置率高等问题,加上项目质量无法保证、品牌知名度低等因素,很难复制和拓展。”

如果从众创空间的收入模型上分析,创客加副总经理马跃坤认为,目前国内众创空间大概可分为四类:第一类是场地增值收益;第二类是中介服务收益;第三类是政策性收益,包括政策扶持等;第四类是投资收益。

“一般众创空间想要靠前三类收入都很难。”马跃坤称,而第四类收益的失控率很高,要求众创空间要有一些投资和战略性的眼光。

除了收入方面的挑战,更大的挑战是在服务方面,业内的一个共识是,目前为止仍然没有看到一个特别成熟和值得推广的方法。

十六位众创空间创始人谈2017年之一

第三,新入局者难以和原有众创空间竞争。

有机构预测,2017年众创空间数量会突破5000家,这其中有品牌众创空间全国布局连锁化经营的贡献,也有仍试图切入创业服务的新入局者。

宏太投资、伯乐咖啡众创空间投资总监孙慧敏告诉记者,发展的关键是要找到一个合理的盈利模式和运营模式,用心服务双创,不断创新,才能实现长续经营。但新入局者还有多少剩余机会和发展空间则值得怀疑。“2017年,将更考验众创空间的实力和影响力。”

在洪泰创新空间创始人CEO王胜江看来,这些老品牌大部分都形成了自己一套独特的运营手段和优质的理念,品牌建设也相对稳固,足以应对即将到来的行业洗牌期。

总之,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都认为,2017年,对众创空间行业而言,极为关键,是否会大洗牌还不知道,但“日子普遍会不好过”已经成了大家的一个基本共识。

相关链接:

十六位众创空间创始人谈2017年之二|关键词“专业、纵深、本地化” 能助众创空间2017“乘风破浪”?

十六位众创空间创始人谈2017年之三|未来之战:众创空间2017年将出现的5大行业趋势!



本网所发布资讯来源网络,仅属作者个人主观观点,与本网无关。
 

专栏合作

欢迎您浏览龙基金官网,有关资讯合作,投稿或其他疑问请联系 QQ:2698491281

专栏作者申请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