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理财 > 被绑架的中国家长

被绑架的中国家长

2018-12-01 14:13:57|浏览量:481

被绑架的中国家长

虎嗅注:课外辅导市场的盘子有多大?2016年的数据显示,我国中小学生达1.8亿,对应的课外辅导市场规模达8000亿。正是这两个数字,吸引了一些K12教育辅导企业入局,推出各类课外辅导服务。此外,我们也观察到一个普遍现象,中小学生们在上辅导课,而那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家长们成了一个个“伴读书童”,中国家庭生态也随之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搜狐财经”(ID:sohucaijing2016),作者:崔浩、李悫。


2月28日,教育部、民政部等四部委向社会发布:将联合开展专项行动,治理校外培训机构、数学语文等学科类超纲教超前学等“应试”培训行为、严禁校外培训机构组织中小学生等级考试及竞赛、治理学校和教师中存在的不良教育教学等行为。

 

上述规定被外界称为“史上最严整治校外培训”,规定要求在今年6月30日前完成全面部署和排查摸底,年底前完成全面整改。

 

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中小学生1.8亿,中小学课外辅导学生超过1.37亿人次,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

 

而据不完全统计,在线教育企业已达到2500家以上,其中从事K12在线教育的企业约在700家~800家,其中绝大多数是近几年成立的新企业。

 

在美股上市的好未来(之前名为学而思),则是国内最大K12教育辅导企业。受“最严整治规定”影响,好未来股价在3月1日应声下跌超过5%。但截至最新的交易日,好未来在美股市值仍高达180.8亿元美元,折合人民币1145.11亿元人民币。

 

好未来创始人、现年38岁的张邦鑫,则凭借教辅、投资、对公合作等业务,以365亿元财富位列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第361名,比去年上升563位,成为大中华区“40岁以下白手起家首富”。

 

类似这样的教培机构,迅速改变了中国的家庭生态。从早晨8:25开始第一节课,2小时35分钟的课堂时间,一直到晚上9:00才会结束最后一节课。整个家庭的起居要根据辅导班的上下课时间做出调整,原本退休在家的爷爷奶奶也需要重新返回课堂,更有不少女性选择辞职,全程陪伴孩子上课。

 

两部手机同时抢课

 

寒假的到来,让石沁(化名)更加忙碌起来。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去辅导班接送孩子、陪读成为她主要的工作。

 

每周二晚上6:30,石沁便陪着大儿子准时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大钟寺的学而思培优校区。孩子坐在教室前排,石沁就跟其他家长坐在后排。她拿出笔和本子,跟孩子一块听课。

 

石沁大儿子今年上六年级,但在学而思辅导已经三年,一直跟着同一个奥数老师。这位老师的课都安排在晚上6:30至9:00,上课地点离石沁家也比较远,每次上下课都由石沁接送。

 

“辛苦没办法,选了好老师,辛苦就辛苦一点。”这位老师就是石沁刷两部手机才抢上的奥数老师,回忆起当时抢课的情形,石沁感到特别幸运。

 

2016年暑假,为了抢到学而思小升初奥数带头人的课,石沁在同一时间跟北京市其他家长争抢35个名额。“特意准备了两部手机,同时开抢,好在抢上了。以后就可以直接续班,不用抢了。”

 

学而思的班级并不是对所有学生开放。水平最高的奥数班只有通过考试的学生才能进入,人数控制在10人左右。


被绑架的中国家长

好未来教室/摄于中关村校区


石沁抢的是35人的标准课堂,这一课堂也存在尖子班和尖端班之分。尖子班主要负责夯实基础,可直接在网上选课报名;难度稍高的尖端班则以提高学生能力为主,需要在公众号上申请,通过才可报名。

 

此外,学而思还设有名师大讲堂,更大程度利用人效,每堂课人数能达到100人。

 

2月初,“公司深读”在学而思中关村校区咨询报班事宜,工作人员表示寒假一期已经开班,如果报名就跟着班课走,否则只能等下一期,也就是2月4日至2月10日,共7次课,每次课2个小时35分钟,一期课程费用在1805元左右。

 

针对是否会出现“报名报不上”的情况,工作人员回复称,除非专门要报某位名师的课,由于名额有限,可能存在报不上之外。

 

“学校是基础教育,班上学生水平参差不齐,老师不可能为拔尖的学生开小灶。”基础教育显然无法满足石沁对孩子的期待。

 

石沁对孩子有着美好的期待:学文科就考北大,理科考清华,将来找份好工作。在她看来,要想进名校,就必须要领先其他学生,而奥数恰好提供了一条领先的途径。

 

她始终认为,学生时代不辛苦,将来会辛苦一辈子。于是,在学校课程之外,石沁把孩子送进了学而思,同时学习奥数和英语。

 

有了大儿子报班的经验,石沁在培养二儿子身上显得更加“专业”。今年寒假,她给年仅四岁,还在读幼儿园小班的二儿子报了学而思的奥数体验课。

 

在此之前,她带二儿子参加了学而思的“幼升小七大能力评估”,分别对“运算力”“专注力”“表达力”“观察力”“思考力”“动手力”“记忆力”进行测评,根据评估结果分班。

 

“我们不是最早的,海淀有的孩子3岁半就开始学奥数。”石沁说,“我们家孩子生日小,不然也早上了。”

 

为了陪两个孩子学习,石沁辞掉了工作,做起了全职妈妈。下午5:30,石沁要去幼儿园接二儿子,晚上6:30大儿子还要去学而思。“有时候没有时间陪着大的去上课,只能自己坐地铁去,晚上他爸爸直接从辅导班接回来,晚饭也在外面解决了。”她说。

 

爷爷奶奶“重回课堂”

 

与石沁对辅导班的态度不同,刘小戈希望孩子能够快乐成长。“孩子的身心健康是最重要的。”刘小戈表示,“孩子能跟着大部队走就行,没有太明确的目标,不然就太功利了。”

 

刘小戈的儿子今年读五年级,四年级上学期才开始在学而思上奥数,这比起从一年级就学奥数的学生晚了整整三年。

 

“但现在是高年级了,没办法,只能进应试的辅导班。”刘小戈说,“整个海淀区都在学,不学不行。”在海淀的小升初考试中,孩子的奥数成绩、比赛获奖情况等都是名校看重的因素,这也是刘小戈不得不让孩子进入应试教育培训的原因。

 

每周三晚上6:00是刘小戈孩子上学而思英语辅导班的时间。她要提前从单位出发,先去学校接孩子,在外面陪孩子简单吃个晚饭,便打车送孩子去辅导班,自己再回公司。八点多下课后,孩子则由爸爸接回家。

 

“挺辛苦的,但没办法。”刘小戈说道。

 

在中国,还有千万像石沁、刘小戈一样的家长,他们迫切渴望孩子出人头地——抓住任何可以快速提高的可能,让孩子在考试中快人一步。

 

好未来2017年Q3财报数据显示,在去年9月到11月的短短三个月内,来自全国38所城市的154.37万学员走进好未来进行辅导。

 

2月初,“公司深读”在北京某学而思培优教学点便看到了陪孩子前来上课的众多家长。在海淀区某商场五层,原本用于办公的地点全部改装为学而思的教室,其中一间教室的旁边还有一家正在开门营业的公司。

 

被绑架的中国家长

一位家长在教室门口观察孩子的学习情况

 

“公司深读”注意到,在教室外,一位母亲把脸贴在教室门的玻璃上,观察孩子的上课情况。据这位家长介绍,她是来陪孩子上课的,但课前耽误了一会,没能及时进入教室。这会在等老师讲完题,再进教室陪孩子学习。

 

家长陪同听课是学而思惯有的传统。在学而思刚刚成立时,创始人张邦鑫曾提出可以让家长旁听,觉得不满意就退钱。这句话成了学而思的一大规定:家长可旁听,前三节课不满意全额退费。

 

“公司深读”在这个学而思校区的任何一间小学教室里,都看到了陪孩子听课的家长,家长人数几乎和孩子相同。

 

课间休息时,一位陪孙子来上奥数课的奶奶告诉“公司深读”,上午他们在别处学完英语,中午直接坐地铁过来上奥数课。她说:“我们家还有一个小孩,只能把姥姥叫来看着。”


学而思迅速改变着家庭生态。从早晨8:25开始第一节课,2小时35分钟的课堂时间,一直到晚上9:00才会结束最后一节课。整个家庭的起居要根据辅导班的上下课时间做出调整,原本退休在家的爷爷奶奶也需要重新返回课堂,更有不少女性选择辞职,全程陪伴孩子上课。

 

也正是因为这部分家长,让拥有学而思培优等子公司的好未来集团在营收上一路高歌猛进。在2017年9月~11月期间,好未来营收同比增长66.3%至4.333亿美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98.4%至4070万美元。

 

此外,好未来还有10.75亿美元的延迟收入,主要来自秋季、冬季和春季的学而思培优小班课预缴的学费。

 

 “公司深读”注意到,学而思培优网站明确标注了每门课的价格,同年级同一门学科的收费相同,每课时大约为86元。以此计算,即便一个学生整个学期都在上学而思,每周三晚上辅导3个课时,半年算下来花费4100左右。

 

石沁大儿子每年花在学而思的费用则在一万多。 “孩子晚上十点多上完辅导班回家,觉得奥数题做不够,便会主动去做。面对各类奥数竞赛,向来都是参加,从来不会抵触。”石沁说。

 

刘小戈也认可好未来的收费。“我们奥数报的是网校,挺便宜的,五、六千块钱吧,英语一年一万多。”其表示,相比之前给孩子报英语外教课近两万元的花费,这个价格的确不高。

 

教师达1.5万人,流水线式备课

 

好未来财报显示,在全国范围内,学而思培优总共拥有414个校区,占到好未来579个校区的72%,每个校区平均24-35个教室,总共1万间。好未来预计,在2018财年第四季度,还会增开10个~15个学而思培优小班校区。

 

与校区同步增长的还有好未来的教师队伍。“公司深读”查阅好未来2017财年报告显示,全职教师人数从2016年2月的6594名增加到2017年2月的11084名,增幅68.09%;同时,合约教师的人数从1794名增加到3084名,增幅71.91%。

 

在教师招聘上,学而思要求要求并不高,如2018年校招,其硬性条件仅为2018届本科及以上应届毕业生,专业不限,有教师资格证优先。

 

而在学而思网校“大语文”项目 2018年春季招聘宣传中,对于招聘的全职岗:教研+主讲、学科运营+主讲岗位,学而思也只对学历作出要求,国内TOP10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硕所有年级;拥有省级及以上大赛获奖经历者优先,有主持、演讲等经历者优先等条件。


学而思对上述职位给出的报酬也不菲,上述岗位全职年薪高达22万~50万。

 

2017年1月,在中国人民大学攻读完硕士学位,即将毕业的王梦参加了学而思的校招,“待遇很好”是学而思吸引王梦的重要因素。而在应聘学而思前,王梦仅在本科阶段有过一段做家教经历,彼时其就读于一所师范类院校。

 

好未来教师的待遇,在其财报中也有所体现。 “公司深读”注意到,在2017财年,好未来的教师费和绩效奖金为2.43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4.787亿元,比2016年的1.461亿美元增加66.87%。

 

以截至2017财年好未来合计1.4万名(含非全职)教师数计,每位教师的平均年薪为1.7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10.83万元。

 

投递简历,王梦一周后接到笔试通知,并顺利通过。但在面试试讲环节,王梦遇到了阻碍。“说我声音太小,没有老师讲课的气势。”王梦表示。

 

如果王梦能够顺利入职,她需要经历一年的名师训练营,也就是集体备课。“每个题该如何讲都是规定好的,老师需要按照这个步骤来。类似流水线,一批老师进去,备好了再放出来。”王梦说。

 

在经过一年的训练后,教师在第二年再决定做全职还是专职。“专职只需要周末上课,周中备课,全职还需要上班负责编写讲义招生之类的,会非常累。”广州学而思培优名师何欣在知乎上用“贺仙”的账户如此回答网友的提问。

 

教辅经济催生的“80后白手起家首富”

 

好未来的前身学而思创办于2003年,由目前好未来董事长兼CEO张邦鑫和曹允东联合创办。凭借好未来的业绩增长和股价表现,张邦鑫以365亿元财富位列2018胡润全球富豪榜第361名,比去年上升563位,成为大中华区“40岁以下白手起家首富”。

 

而在好未来创立之初,时年23岁的张邦鑫还只是一位数学讲得好而广受学生欢迎的老师。彼时学而思还没有办学资格,只能挂靠其他机构经营,定期交纳管理费。学校成立后,学而思在秋季班开设了4个教学点,全部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专注小学奥数。


2004年,成立仅一年的学而思共招收了200名学员,其中42人考取了人大附中实验班、95%学员进入重点中学。这一成绩瞬间点燃了无数家长对孩子更高的期待,学员纷纷涌入,使得仅仅成立两年的学而思就获得了1000万元的销售业绩。

 

在获得外部4000万融资的基础上,学而思于2010年顺利在美上市,29岁的张邦鑫成了当时纽交所最年轻的敲钟人。也正是在这一年,学而思网校开课,开始发展线上业务。学而思网校在2018财年第三季度的营收同比增长175%,而其小班业务(学而思培优、励步、摩比及其他)营收同比增长62%。

 

2011年,学而思的小班课程正式命名为学而思培优。“学而思的名字用于理科、培优事业部、集团三个层面,稀释了学而思的竞争优势。”张邦鑫表示,为了满足客户多元化的学习需求,决定将学而思正式更名为好未来,学而思这个名字依然留给培优事业部。

 

更名后的学而思不断进行业务拓展,旗下拥有包括学而思培优、爱智康、学而思网校、摩比思维、励步英语、顺顺留学、家长帮等在内的15个业务品牌,对外投资了100多个项目,涵盖了在线英语、留学、K12、媒体等多个领域。

 

2017年5月,成都教育局曾发布公告表示,对锦江区、青羊区、金牛区、武侯区、成华区对所在区域“学而思”培训机构违规办学行为进行整治,被责令整改的学而思教学点共有9个。


通告称,学而思的违规行为包括筹设期间擅自招生;未取得相关办学许可;委托或变相委托其它主体举办以选拔生源为目的的考试或培训班;举办、承办或组织中小学生参加非政府部门举办或未经政府部门认可的竞赛、考级或活动。

 

在被要求整改后,成都市金牛区教育局要求,学而思在整改期间暂停教学活动,整改完成后才能开展相关教学活动。对此,学而思回应称,将坚决落实要求、迅速安排整改。

 

而在此次四部委对校外培训的整治中,“北京学而思培优在线”近日发布最新通知称,“学而思杯”将不再举办,将会举办2018年春季学而思学员综合能力诊断,但不评奖项、不发证书、不设颁奖典礼。

文章标签: 投稿 K12 好未来 投资理财
本网所发布资讯来源网络,仅属作者个人主观观点,与本网无关。
 

专栏合作

欢迎您浏览龙基金官网,有关资讯合作,投稿或其他疑问请联系 QQ:2698491281

专栏作者申请入口